未分类

-FPX背后资本「FPX背后上市公司一年赚80亿众资本押宝电竞产业」

FPX背后资本「FPX背后上市公司一年赚80亿众资本押宝电竞产业」

本报记者/许礼清/李向磊/北京报道

2019年,电子竞技依然很热。

11月10日晚,英雄联盟S9全球总决赛在巴黎拉开帷幕,最终来自中国的FPX战队以3:0战胜G2战队,成功摘取英雄联盟S9总冠军。此次赛事相关话题连续霸占多个微博热搜,实时直播观看人次上亿。近年来,随着电竞赛事关注度的迅速升温,电竞逐渐进入主流视野,其行业的商业价值日益凸显,这也使电竞成为发展迅速的新兴产业之一。

对于电竞的理解,国家体育总局给出的定义为: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

2003年,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设立为中国的第99个体育项目后开始逐渐进入大众视野。虽然国内电竞发展时间并不长,但据2019年全球电竞大会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竞用户规模已超5亿人。

此外,据记者了解,随着电竞用户规模的扩大以及赛事的火热,目前电竞产业已渐成体系,包括电竞生态、内容授权、内容制作、内容传播、赛事执行、赛事参与等。

“由于国内电竞事业起步较晚,目前整个电竞行业还处于中期完善阶段,但随着政策的扶持,资本的进场以及全民的接纳和参与,电竞的发展前景还是有所期待的。”成都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电竞赛事运营总监赵超越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资本进驻电竞圈

在刚刚落幕的2019英雄联盟S9全球总决赛中,FPX战队以3:0零封G2战队登顶,直播观看人次上亿,其热度堪与“双十一”比肩。出战之前人气远低于RNG战队和IG战队的FPX战队,在一举摘下桂冠之后,其商业价值瞬间飙升。天眼查信息显示,FPX战队全名FunPlusPhoenix(趣加电子竞技俱乐部),于2017年成立并进军电竞赛事,背靠FunPlus公司。2018年,FunPlus被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收购。据世纪华通2018年报显示,公司营收81.24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FunPlus去年收入44.7亿元,超过世纪华通总营收的一半。

在流量经济时代,电竞赛事的火热背后意味着巨大的商业变现可能,因此,近些年电竞产业开始受到资本的青睐。

在电竞持续火爆的趋势下,资本已经不再局限于赛事、俱乐部赞助,而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电竞生态。2017年5月,京东投资成立电竞运营子公司及JDG电子竞技俱乐部;同年12月,哔哩哔哩官方组建BLG战队,并于2018年10月成立电竞公司;新浪也在2018年3月成立电子竞技俱乐部。同期,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获得了由曜为资本及中投中财主导的中国偶像娱乐产业基金联合领投的近亿元的投资。2019年年初,运动服饰品牌李宁收购Snake电竞俱乐部发力电竞市场。

除了电竞赛事赞助以及打造电竞俱乐部,独立赛事IP也受到资本青睐。据记者了解,目前电竞赛事分为第一方赛事和第三方赛事。其中的第三方赛事就是指非电竞项目运营商的官方赛事,主要由其他赛事运营组织主办。此前阿里体育创建的“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就属第三方赛事。此外,京东也在全国80多个城市举办“京东杯电子竞技大赛”。“第三方赛事最大的问题,在于战略布局层面。做赛事很烧钱,如果不能引起相应的社会关注度,或者参与者太少,那势必会导致亏损。现在做比赛,几乎没有政府补贴,全靠赛事主办方自己去拉资源。所以国内很多小型比赛,做完一场就没有后续了。”赵超越告诉记者。

尽管电竞行业的蓬勃发展引来不少资本的驻足,但能成功盈利的凤毛麟角。2011年8月,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宣布进军电竞领域,收购了快要解散的CCM战队,之后组建为iG电竞俱乐部。 随后,王思聪对电竞产业链展开了全面的布局。先后创办了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参与ACE联盟、移动电竞联盟等扩大电竞版图。虽然IG是当今炙手可热的电竞强队,但另一方面,经营范围包含着电竞赛事策划以及电竞项目开发的熊猫直播状况却并不理想。2019年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其正式关站。而近日因熊猫直播倒闭引发的系列投资纠纷,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其高消费。

单从电竞俱乐部运营来看,IG算得上行业的领头羊。但经营不善连连亏损甚至倒闭的电竞俱乐部比比皆是。2015年DK电竞俱乐部宣布解散。成立于2012年的电竞俱乐部OMG近年来也是亏损连连,其曾经背靠的雏鹰农牧目前已经终止上市。近期关于电竞俱乐部仙阁老板携款250万元跑路的消息也甚嚣尘上。显然,电竞领域所暗藏的风险并不亚于它所蕴含的机遇。

Newbee俱乐部创始人兼CEO佟鑫告诉记者,现在很多跟风投入电竞行业的产业或者企业,还是需要多对电子竞技行业有充分的了解再进来,这样对电子竞技的发展推动作用会比现在更事半功倍。

俱乐部运营待完善

据2019年全球电竞大会所发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正在运营的电竞战队超5000支。可以说,短短数年时间,电竞战队犹如雨后春笋般野蛮生长。

对于国内电竞俱乐部的普遍运营模式,佟鑫表示,国内俱乐部目前还是着重赛事赛训,一些大的俱乐部会在取得赛训的同时注重品牌的铸造和传播以及粉丝的培养。而主要的收入一般来自赞助、转会费,赛事收入以及直播、周边产品等。“首先,现在电竞人群比较年轻化,很多品牌冲着打开市场,扩大影响力的因素,会选择赞助电竞俱乐部。而且随着电竞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赞助的费用也开始提升,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不等。其次,比如Newbee,我们可以依靠培养青训队员,赚取转会费,这也是俱乐部的一项收入。再次是赛事收入,包括奖金、赛事补贴、联盟收入分成等。最后是直播收入以及一些周边的售卖、商业的开发等。”佟鑫介绍道。

根据佟鑫的介绍,目前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渠道并不少。但赵超越告诉记者:“尽管国内电竞俱乐部数量很大,但是盈利的并不多。中国可能有95%的俱乐部都是没成绩没名气,这类俱乐部的生存就很困难。”记者发现,就赞助而言,FPX、IG、RNG三支头部战队的赞助商远远高于其他战队。比如RGN战队在2019年S9赛季中,包括奔驰、iGame、东鹏特饮、惠普等10余家赞助商。FPX也获得了上好佳、虎牙、OPPO等6家赞助商支持,并且FPX夺冠后,战队价值瞬间飙升至榜首。

经营良好的电竞俱乐部凤毛麟角,而经营不善的却比比皆是,不久前就有公开消息称仙阁老板携款250万元跑路。事实上,电竞俱乐部能吸引大量资本,其核心就在于战队成绩,但参赛资格却成了很多俱乐部面临的第一大难题。赵超越告诉记者:“去年LPL的一个参赛席位就高达6000万人民币。以LPL赛事为例,一共有16个参赛名额,其中14支战队常驻,剩下2个名额就是对外,以招标的形式来录取的,最终出价最高的俱乐部才会入选。”这样的规则无疑给很多电竞俱乐部带来更加沉重的财务负担。

对此,佟鑫表示,实际上商业价值仅仅依靠赛训成绩也是不够的,俱乐部品牌和商业价值的建立还要依靠运营团队的推广和塑造。只有通过塑造各种IP和使用各种宣传渠道才能扩大自身的品牌影响力及商业价值。

他还认为,虽然目前电子竞技行业发展火热,但依旧存在着一个金字塔顶端才能生存下去的现状。国内电子竞技俱乐部更是如此,只有一些业内顶级俱乐部才存在微盈利或者小亏损的状态,大部分的俱乐部都是属于烧钱的状态。其主要面临譬如盈利模式不清晰、投资者不理性、投机行为过多、行业专业和管理人才稀少、多数行业扶持政策刚刚推行并未落实、异业合作不够深入等问题。

打造电竞全产业链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我国电竞市场总体规模已从2015年的306亿元跃升到2018年的863亿元左右。

佟鑫告诉记者,除了个人和企业发力电竞事业,国家政策也开始扶持。佟鑫也表示,国家政策的支持给了电竞更多的曝光机会,现在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开始对电竞俱乐部和选手进行曝光和宣传,这对大部分上市电子竞技正面形象的转变和提升与电竞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据了解, 2017年12月,上海市政府发布《上海市“十三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强调将上海打造为全球电竞之都。2018年4月,杭州市推出全省首个电竞数据产业扶持新政。“政策的倾斜给发展电竞产业以及俱乐部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在人才、补贴、出入境手续、赛事举办、赛事传播等方面都给予了电竞事业最大的支持。”DX电竞俱乐部运营人士陈丽(化名)表示。

佟鑫表示,国内电竞整体产业链还处于不断完善中。很久之前,电子竞技行业主要就是几个电子竞技俱乐部和赛事组织方组成。现在上下游的产业都在不断增加和完善,从厂商、专业电子竞技组织的加入,到现在直播平台和经纪公司的加入,还有专门为电竞服务的服务公司等多方面的入场,整个产业链是渐成体系的。不过他也表示,对比国外成熟的产业链,国内电竞生态肯定还是不够完善,但是这个行业在飞速发展这点毋庸置疑。

“目前国内整个电竞行业链处于中期阶段,随着政策的扶持、资本的进场、全民的参与,在我看来,电竞的发展前景是值得期待的。更重要的是政策导向会加速助推电竞产业的发展和完善。从最前端看,国内很多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这也就意味着这个行业在蓬勃发展,并且出现人才缺口。”赵超越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